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7th Sep 2007 | C.不是詩的花 ~"堯" | (312 Reads)
這敞路有多漫長就有等同的寂寞,

焚燒盡午夜我們的塵緣就好應收塲.

時間漸把足印淹沒,

我們就可變成不再在乎的空蕩.

下雨的魔神有三個把戲,

它加速了哀嘆;

它加濃了追悼;

它加重了承擔.

聚散是思念的襯托,

那脆弱埋葬了餘溫怎就腐化了軀殼?

靈魂最後都抵不了極樂的天國,

俗世的"愚樂"就只是遺忘的寄託.

從前與未來釋出夢的幻覺,

人自以為鎖上星宿就可追趕日落.

誰甘心被咒語娛樂?

誰誦唱出空氣中的失落?